媒体评司考“千古难题”:救谁都对别道德绑架

昨日,2015年国家司法考试真题公布,试卷二中就出现了这道令广大男生困惑许久的难题,不过在考题中,母亲和女友不是落水了,而是身处大火之中。“今年的司考真是一部非常非常精彩丰富的长电影!”不少考生在网上发表感叹,称考题奇葩雷人。(9月22日广州日报)

母亲和女友同处危难先救谁,这个比“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还奇葩的问题竟然进入了国家司法考试,这样真的好吗?

“母亲女友先救谁”这个问题的核心是希望大家能在亲情与爱情中做出一种价值判断,既然是一种价值判断,那就没有对错之分。所以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大家的回答都是不错的,但都不完全正确,因为从法律的角度来讲,我们只能有一种思维方式,那就是法律思维,他的核心就是忠实于法律。

因此,我们的回答也只能是一种:根据《婚姻与家庭继承法》的有关规定,家庭成员之间存在互相救助的强制义务,受法律所保护;而你与女朋友之间则 只是一种单纯的情感关系,并不受法律的直接保护。因此如果你没有履行这种对母亲的救助义务,对落水的母亲视而不见,只是去救你的女朋友,根据刑法的有关规定,你的行为将有可能构成违反法定先义务情况下的间接故意杀人罪。你必须遵循法律,所以你只能救你的母亲。”

我们且看纪昀《阅微草堂笔记》里记载的一则故事:雍正末年,东光有条经常泛滥的胡苏河。一次,一位年轻的寡妇,“一手抱儿,一手扶病姑(婆婆) 涉水。至中流姑蹶而仆,妇弃儿于水,努力负姑出。姑大诟曰:‘我七十老妪,死何害?张氏数世待此儿延香火,尔胡弃儿以拯我?斩祖宗之祀者,尔也!’妇泣不 敢语,长跪而已。越两日,姑竟以哭孙不食死;妇呜咽不成声,痴坐数日亦立槁。”

在道学家眼里,妇人的选择是荒谬的,因为“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在选择的天平上,延续香火的法码当然更重。但如果妇人选择了救孩子,恐怕也会 遇到道学家的质疑,因为“百善孝为先”,媳妇不救婆婆,乃人生之大不孝,这样的女人还有颜面活在世上吗?从这个意义来说,妇人的任何选择都是错的,她将为 此终生背上骂名。而大学者纪昀的观点却让我们耳目一新。在他看来,当时急流汹涌,根本就来不及“深思长计”,因而妇人作出的任何选择都是可以接受的,甚至 可以说“超出恒情已万万”。纪昀所关注的,更多地是故事背后浓浓的人性。

再看互联网上见一位外国朋友对此题的作答。“老外”的答案干脆而冷静,因为他选择施救的对象是离自己最近的一位,至于到底是母亲还是女友并不是 关键考量因素。“老外”的理由很理性:这样才可能增加施救的成功概率。相较而言,当我们忙于讨论“先救谁”时,“老外”却在考虑救谁的成功率更高,一个关注法律道德却纠缠不清,一个则出于科学角度“快刀斩乱麻”。两者相比较,哪种答案更“标准”一目了然。

当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的时候,电光火石之际,作出任何选择都是可以接受的。因为母亲是血脉的来源,女友是新血脉的起始,所以即便只能救出一人, 同样是功德无量。当我们不得不作出选择的时候,尽管不圆满,但却是最合情合理的。因为它与对错无关,所以我们应走出“道德捆绑”,从“技术视角”进行理性选择,“母亲女友先救谁”这道千古难题的情理困境也就迎刃而解。(呼延东)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习总访美反腐演讲透露的讯息

习近平在谈到反腐败斗争时说,“如果我们不能解决存在的问题,任其发展下去,人民就不会信任和支持我们。”这就涉及执政合法性问题。这句话包含三个关键词,即“人民”、“信任”、“支持”。


必当选?蔡英文别得意得太早

蔡英文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将以《台湾前途决议文》和“2014年对中政策检讨纪要”来应对“九二共识”。而且,极有可能是既不说承认“九二共识”,也不说反对“九二共识”,甚至是完全回避。就像她在今次全代会的讲话那样,全文一字不提两岸关系。


多少人想和李嘉诚\”一起跑\”?

之所以我们都是李嘉诚,之所以把资本弄出去,是因为中国经济前景不乐观,预期不好,投资回报低,以及资金缺乏安全感所致。解决的根本途径是提振中国经济,保障公民财富,限制流动是舍本逐末。


厅官沦为农民工是否励志故事

厅官潜逃沦为农民工,一干就5年的“励志故事”不能忽视其价值,在现实中具有教育意义。建议有关部门组织陈金城到各地党政机关巡回演讲,把他的这些“励志故事”的点点滴滴讲给我们的官员们听,我想对官员的触动一定会很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