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驻华大使:中国经济增速放缓是成熟标志

原标题:荷兰驻华大使凯罗:经济增速放缓是成熟标志

荷兰驻华大使凯罗荷兰驻华大使凯罗

荷兰新任驻华大使凯罗于去年12月来华履新。继他1989年第一次来中国访问,这是他时隔27年之后再度踏上这片土地。

日前,凯罗在荷兰驻华使馆接受了新京报(微信公号ID:bjnews_xjb)记者的专访,他秉承了荷兰人务实的特质,希望成为中国的好客人,和好的合作伙伴。他表示,自己对中国充满敬意。

谈中国

中国的活力令我深受鼓舞

新京报:你曾经到过中国吗?

凯罗:我第一次到中国是1989年,那时候的北京看起来完全不一样。当时,我在荷兰财政部工作,来北京是为了参加亚洲开发银行的年度会议。当时,北京只有一家西方的现代酒店,喜来登长城酒店。我记得,在北京的街头我见到了许多自行车,那时的情形跟现在完全不一样。

新京报:这次来北京之后,您去了哪些地方,有什么印象?

凯罗:在过去的两个月中,我在北京,也去上海待了一星期。北京和上海给人的第一印象是繁荣的大都市,高楼大厦,车水马龙,人口众多,充满现代和国际化气息。在过去的20多年中,中国发生了巨大的发展,这种生机和活力让我深受鼓舞。

新京报:作为大使,接下来,您有什么计划?

凯罗:接下来,我计划前往更多中国的城市。我们在上海、广州、重庆、香港等4个城市有总领馆,此外,我们在7个城市有商务中心或签证处,我计划前往这些城市。我们希望成为中国的好客人和好的合作伙伴。这也意味着,你必须学着去尊重和理解,像中国这样的国家是如何运转的,社会是如何行使职能,政府的角色是什么,以及对民众来说,什么是最重要的。把这些经验总结起来,能帮助我们能更好地促进中荷两国的合作。

谈合作

安全和就业是两大新合作领域

新京报:上个月,您向习近平主席递交了国书,您能回忆一下当时的情景吗?

凯罗:这个过程令我印象深刻。当我被中方的车辆护送到人民大会堂,行驶在北京的街道上,意识到我即将见到你们的主席,这个地球上最强大国家之一的领导人,我不禁想起了我去世多年的父母,我多么希望他们能见证此刻。整个仪式非常庄严,充满尊重。我见到了你们的主席和外交部长,我感受到了你们的热情,有一种回到家的感觉。

我和习主席互相表达了问候,我还向他转达了我们国王和王后的问候,这是真正的友谊的象征。他清楚地记得他此前对荷兰进行的国事访问,和国王夫妇稍后的访华行程。我们都意识到两国之间的经贸合作有多紧密,以及有多少机会可以进一步拓展。

新京报:在您看来,两国之间还存在哪些合作机遇?

凯罗:在我看来,两国之间的合作机遇太多了。主要有两大共同兴趣的领域。首先,我们都希望我们的社会更安全。我们需要共同打击的,不仅包括普通的刑事犯罪,也包括全世界都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我们双方的合作将使我们更为安全,这也是我们两国人民的福祉。

其次,我们能创造更多就业。我们无法预测哪一个企业会找到商机,但两国政府所能做的,就是提供一个平台,为两国的企业创造见面和交流的机会。作为政府,我们还有责任创造更友善的营商环境,方便两国企业进入对方的市场。

谈经济

中国经济依然有现象级的表现

新京报:近年来,中国经济增速开始放缓,作为一个经济领域的专家,您对中国的经济增速放缓怎么看?

凯罗:这取决于你怎么看这个现象。我们也可以说,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国的经济增长得超乎预料地快。经济史可以告诉我们,没有一个国家能连续数十年以10%、15%的增速增长。这是因为,在经济学中,存在商业周期。在经济中,如果你从基础制造业开始发展,会有一个自然的增长过程,这不是一条直线,而是存在波动起伏。中国也不例外。现在,虽然经济看起来放缓了,但其实放缓的只是增速,而增速依然在以6%、7%的幅度增长,这不足以成为忧虑。因为这比荷兰的经济增速高多了。可以说,中国经济依然有一个现象级的表现。

如果经济从10%降到7%,这也可能是一个健康的迹象,是经济成熟的标志。当然,如果经济增速持续下滑,你可能就要思考,哪里出了问题。但现在,这种担心还为时过早。

新京报:在您看来,中国经济面临怎样的转型?

凯罗:可以确定的一件事情是,中国的经济模式支撑中国取得了过去十几年的成功,不仅为中国带来了繁荣,也令国际社会受益。由于中国能制造全世界所需要的产品,这也意味着,全世界都从中国受益。

当然,我们也可以清楚地看到,中国经济已经准备进入一个进一步深化的新阶段,不仅要进一步多样化,也要重视内需增长。现在,成千上万的中国人拥有了购买力,他们必然要在中国消费。这也意味着,经济增长开始向内需拉动转型。人们需要不同类型的产品,随着需求的增加,产品生产方式也将迎来改变。这也是中国经济逐渐走向成熟的一个过程。作为一个经济学家,我认为现在还不是发起警告的时候。我认为中国当局非常了解当前经济面临的挑战。

新京报:本月正值中国两会召开,您关注两会吗?您重点关注哪些议题?

凯罗:我们正在关注全国人大、全国政协的会议和各项报告,所有的这些会议和文件都充分表明,中国政府非常清楚地理解目前所面临的新阶段,这的确带来了挑战,但如果处置得当,也将是巨大的新机遇。荷兰政府也在紧密地关注这一重要的会议。我们很关注“十三五”规划,我的总体印象是,这些政策措施和他们的结果预期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们共同构成了一个精密而专业的一揽子计划。

新京报:从今年1月1日至6月30日,荷兰将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欧盟现在面临着众多挑战,荷兰将如何应对这些挑战?

凯罗:我们有半年的时间作为轮值主席国。我们首先要做的是延续前一个主席国卢森堡所留下的任务。担任轮值主席国并不意味着我们要另起炉灶,因为欧盟所面临的整体情况和共识并没有改变。因此,我们希望展现的是专业和效率,期待达成具体的成果。

在我们所面临的危机中,很多都是需要28个国家携手努力的,比如难民问题。其实,难民不是问题,真正的问题是叙利亚的内战。我们如何能停止这场冲突,让中东重新成为一片净土,人们不必背井离乡,这才是真正的挑战。

在经济方面,我们关注增长质量和就业问题。我们希望与中方加强合作,我们也希望借助于中国在欧洲的投资,为欧洲增加更多的就业机会。

我们也面临着结构性改革,欧盟经济也存在产能过剩等问题,我们也需要鼓励创新和变革,创造更有活力的经济环境。这些都是我们可以与中国合作的。

人物:凯罗

自2015年12月起,凯罗(Mr。 Ron Keller)被任命为荷兰王国驻中华人民共和国及蒙古共和国大使。接任此职位之前,凯罗曾经担任荷兰驻土耳其共和国大使(2013 – 2015),荷兰驻俄罗斯联邦大使(2009-2013),以及荷兰驻乌克兰大使(2005-2009)。

凯罗毕业于阿姆斯特丹大学并获得经济学硕士学位,于2000年开始在荷兰外交部工作。

新京报记者 颜颖颛

编辑:陈思 艾峥


上清华北大,就得迈过中产?

如何在安抚中产阶级的焦虑情绪和保证底层百姓的上升通道之间找到一个平衡,避免割肉补疮、实现统筹兼顾,这将极大地考验有关决策者的智慧。


“萨德”将至,中国如何应对

对中国而言,“萨德”一旦部署,不但是中韩关系的倒退,更意味着中国在地缘政治上一次不小的挫败,因此需要全力反对。


民意制约政客,政客操纵民意?

民众很多时候会自愿盲从政治领袖的观点。民众们对政策议题的判断能力毕竟非常有限,这让他们在一些时候不得不接受政治精英的判断。


你敢卖上海房回老家县城吗?

对现今的中国大陆中产阶级来说,现金收入固然是很重要的评判标准,但房产逐渐成了标注中产阶级身份的唯一准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