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出动武装船和潜水蛙人干扰中方海上作业

设漂浮物,放碍航物,在我国西沙群岛毗连区里,冲撞我方船只达1200艘次。越南,究竟在撞给谁看?

洪磊 外交部发言人:

越南方面,现在应该做的是放弃幻想。

解说:

一边撞船,一边造船,一艘最大最现代的渔监船,日前交付使用,越南难道想一直撞下去吗?

片中解说:

“KN-781”在船头部分是设计了小尖角,加强了钢壳的厚度。

解说:

中国南海问题,日本在搅局、越南在挑衅,菲律宾则借国际仲裁法庭抹黑中国。中国,五是究竟应该如何应对。

《新闻1+1》今日关注,1200次是撞,更是装!

王宁 主持人:

观众朋友晚上好,欢迎走进今天的《新闻1+1》。

在节目一开始我们就看到了这样的数字,1200艘次的冲撞。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是1200艘船只,全部停靠在海面上,那是一个多么壮观的场景,那如果它是冲撞的次数呢?我们看到,这是截止到今天为止我们收到的官方的消息,截止到目前,越方已经冲撞中方的公务船只超过了1200艘次。其实上周,针对这样的事我们的《新闻1+1》就做过这样的节目,叫做“越方,别越界”。我特别清晰的记得我的同事白岩松,曾经做了一个这样的比喻,他说如果一个人被别人形容为荒唐、可笑,然后变本加厉、背信弃义,那这个人肯定就别在江湖上混了。如果一个国家被别人这样形容呢?而看到现在越方的这种冲撞不断地升级,我们的形容是不是也应该升级了呢?

我们特别做了一个梳理,这是5月26日外交部发言人秦刚的表态,说越南这个国家歪曲事实、否认历史和事实,出尔反尔、背信弃义。这个国家的信用等级很低。这是一个比较克制的表达。而紧接着在第二天,我们看到秦刚的表态就升级了,说“我们敦促越方,不要再进行无理纠缠。”而就在昨天,我们看到外交部发言人洪磊,他的形容是“越方却将中方的克制视作扩大事端、加剧紧张的可乘之机,毫不收敛,变本加厉。”我们针对他们的形容也在升级,可是面对着这样的升级,越方却毫无克制,依然在加剧着这样的冲撞,所以我们就想问了,这1200多次的冲撞,越南,你到底想干嘛?

解说:

针对越南在中国南海海域冲撞中国公务船,超过1200艘次,布设大型漂浮物及障航物的极端行为。昨天,中国外交部要求越南,立即停止一切挑衅行动。

洪磊 外交部发言人:

严重地危害了,中方船只和人员的安全。侵犯了中国的主权权力和管辖权,违反了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破坏了有关海域的航行自由和安全,中方对此表示强烈愤慨和坚决反对。

解说:

近期越南方面,对中方“981”钻井平台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的正常作业,频繁进行强力干扰。与此同时,越方领导人和官员,还多次在国际场合中声称,中方作业侵犯了越南主权和管辖权。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称,中方两个阶段的作业位置,都位于无争议的中国西沙群岛毗连区内。

洪磊:

中国有关的企业,十年以来一直在有关海域开展钻探作业。这次作业,只是有关钻井作业的持续,完全合理合法,完全是正当。

解说:

越南VTV电视台在本月4日公布的视频中声称,中方船只追赶冲撞两艘越方船只,并造成其中一艘沉没。然而,越南记者在现场报道时的画面却显示,双方船只发生碰撞的地点,离中国“981”钻井平台仅7海里。越方船只,在接到中方的警告后并未调转船头,而是继续强行向“981”钻井平台前进。对此,洪磊表示,在相关海域中方船只是防御的一方,越方船只是进攻的一方。中方船只离中国的中建岛只有17海里,而越方船只,只是长途奔袭近160海里到达现场,究竟是哪一方在现场主动的发起冲撞?

洪磊:

越南方面,现在应该做的是放弃幻想,立即从有关海域撤出船只,尽快恢复当地海上的和平、安全。

解说:

其实,早在上个月,越南就对中海油田服务股份有限公司在中国西沙群岛海域开展的正常钻探活动,进行多次强力干扰。而中方,也多次要求越方停止挑衅行为。

易先良 中国外交部边海副司长:

从5月3日到5月7日,短短的五天内,越南已经派出35艘各类船只,对中方船只进行了171次主动的冲撞。

解说:

易先良说,中方在现场的只有公务船和作业的民船,也就是民用船只。而越南方面出动的船只中,包括了多艘武装船,越方还派出潜水蛙人,这不仅对中国船舶设施和人员构成了安全威胁,也对正常的航行安全构成了威胁。5月16日,中国外交部边海司司长欧阳玉靖再次就这一问题表示关切。

片中解说:

欧阳玉靖表示,中方已经多次要求越方尊重中国主权,主权权力和管辖权。停止对中方企业在中建南海域作业的干扰行动,并将船只和人员撤出该海域。但是越南船只有增无减,对中国现场船只的冲撞持续不断。

解说:

然而,越南的一意孤行并没有停止。5月26日,一艘越南渔船强行冲撞中方钻井平台警戒区,并在撞击正在附近作业的一艘中方渔船后倾覆。越方船上人员,后均被救起。

秦刚 外交部发言人:

所以我们再次敦促越方,要立即停止一切干扰和破坏的活动。

主持人:

通过刚才的短片,我们看到了两件事被我们证明了。第一件事,越方冲撞的次数确实惊人。是一个什么样的频率,我们看到了一个统计,从5月3日到5月7日短短的五天当中,越南已经派出了35艘各类的船只对中方的船只进行了171次冲撞。我们简单做一个加减就能够算出来,这大概是一天平均一艘船一次。

第二件事就是,中方一再地克制,一再地敦促,再克制再敦促,而越方则是变本加厉。在证明了这两件事之后,还有一件事我们必须要理清,就是这个冲撞发生的地点。

大家可以看一下,红色的这个区域,就是“981”钻井平台的第二阶段的作业地点,而这个小红点是中建岛,是我国的西沙群岛,那这是我国领土,完全没有任何争议。这里是越南。所以这个“981”钻井平台的作业地点,距离我们的中建岛是17海里,而距离越南呢,160海里,换算一下超过了200多公里。而且我们在这个地方作业已经将近十年了。好,问题来了,十年之中,好像我们都没有看到有如此高的频率发生在这短短的一个多月的时间,这是为什么呢?我们要马上连线中国南海研究院的院长,吴士存先生。

吴院长您好,您怎么来解读这1200艘次背后的意图?

吴士存 中国南海研究院院长:

我想刚才从短片里面已经看到了,应该从5月初开始我们的海洋“981”在西沙我们的近海,大家知道这个西沙我们拥有充分的主权,而且从中国的角度来看,西沙是不存在争议的。越南进行无端的骚扰,恣意挑衅,到6月4日为止,已经累计冲撞了1200次,我算了一下,大概平均每天有40次的故意冲撞,所以看得出来,它冲撞的频率在加大,次数在增多,所以看得出来,越南在故意加剧事态、升级冲突。那么,至于整个南海地区的和平稳定,置这种友好关系的友好大局于不顾,我想越南之所以在西沙不断的频繁的冲撞单边的挑衅、扩大事态,它有这么几个意图。一个就是阻挠中国在南海的正常的维权行为,我刚才讲了西沙群岛是没有争议的,越南在1975年代以后,完全来了一个立场的180度的大转弯,在这之前它是承认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属于中国的主权范围。那么从1975年之后改变了立场。所以中国这次在西沙油气开发活动,它就是故意的阻挠中国正常的维权行动,尤其是油气开发活动。

第二,就是这个制造事端,引入大国因素。尤其是美国、日本介入南海,这样可以支持它的非法主张和诉求。

第三个目的,推动南海问题国际化,谋求它在南海利益最大化。因为推动南海问题国际化,中国可能面面临更多的经历和国际压力。那么给它提供一个,它在南海为所作为的空间和时机,这样它可以谋求它的利益最大化。

主持人:

那它的底气来自于哪儿呢?我看到有媒体分析说,是因为美日在后面给他撑腰,所以他用这种示弱的方法,其实看着是撞,实则本意是装,您怎么看待?

吴士存:

我想这个很重要的原因,为什么长达一个月的时间,整个事态没有缓和的迹象,这个也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包括日本选边站,美国在南海问题上一直声称是对主权争议不持立场。那么从这次西沙,尤其开发活动我们可以看出来,美国显然是选边站在第一时间挑到了覃台(音),美国白宫新闻发言人在西沙,尤其事情产生之后的第二天,就马上单方面的,无端的指责中国所谓在争议地区进行油气开发是一种挑衅行为,那么给越南打了气。那么日本也追随美国的立场,单方面、片面指责中国,我想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第二个,它把自己也推到了没有退路的悬崖上。在1975年之前,它认为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属于中国,1975年改变了立场,它的教科书现在也明文写着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属于越南的主权。尤其是2012年6月21日它通过的越南海洋法,把西沙群岛通过立法的方式和南沙群岛纳入它的主权管辖范围里。再一个它对南沙和西沙的油气资源的刚性需求,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越南就开始染指南沙的油气开发,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它的出口的外汇收入有2/3来自于南海的油气输出,所以它对南海的地区的油气资源的需求是刚性的。我想这是一个重要原因。

主持人:

巨大利益的推动。所以刚才您说了一个比喻,说他们没有给自己留后路,把自己推到了悬崖边上,那它用冲撞的方式在推自己到悬崖,其实还有另外一种方式,就是我们看到最近他们在加紧制造更大、更现代化的渔监船,而且已经在交付使用了。我们通过短片了解一下。

解说:

6月4日,越南最大、最现代的渔监船“KN-781”正式交付使用。当天上午,越南总理阮晋勇视察了这艘渔政船。该船由荷兰一造船集团设计,长90.5米、最宽处14米、船舷高7米、载重量500吨、吃水量2400吨。该船具有在风浪3级的条件下航行的能力,4个主机开足马力时速度为21海里/小时,在平常条件下连续活动范围为5000海里。船的尾部设有停机坪和直升飞机库,船头部分设计了小尖角,加强了钢壳厚度,撞击能力强大。此外,船上还配备了两门水炮,可对150米范围内的船只进行水炮攻击。阮晋勇指示造船总公司再接再励,制造出更多大吨位的船只,为渔监和海警服务,以保护渔民和国家主权。他还要求造船公司,制造钢制外壳的渔船供渔民使用,并称将出台相应的援助政策。事实上,近一段时间以来,正是越南渔船充当着干扰中国钻井平台的急先锋。就在5月26日,一艘越南渔船在强行冲撞中方钻井平台警戒区时,撞上一艘中方渔船后倾覆,越方船上人员均被救起。然而,越南VTV电视台第二天的报道却称,中国渔政和海警船以压倒性的数量出现在南海,撞击越南海警和渔政船只。

越南VTV电视台记者:

可以看到前方,正是中国“981”海洋钻井平台,只有站在这个地方,才能真实感受到局势的紧张,在距离钻井平台8到11海里的区域,中方派出大量的船舶进行巡逻,形成一个防护栏,阻止我方船只靠近。

解说:

越南媒体的一再挑动,不断刺激越南渔民在西沙滋事。目前,越南大约有12万艘渔船,受雇的渔业劳动者有一百多万左右。一个多月前,他们刚刚有了正式组建的渔监队伍。4月15日,越南举行渔监力量成立仪式,越南总理阮晋勇出席仪式,并慰问渔监队伍成员,他表示,非常高兴看到越南渔民出海有了坚实的靠山。一起出席成立仪式的越南副总理黄忠海,则要求农业与农村发展部,依照国内法和国际法,有效运转这支队伍,推动保护越南在南海的所谓主权和管辖权。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指出,越南成立渔监队伍正值南海问题升温之际。如今,最大“KN-781”的下水,显示越南在加大渔监船力量的升级,未来摩擦是否会更加增多?

主持人:

一艘民用的渔监船交付使用,竟然越南的总理亲自的来视察,这里边到底在宣告什么呢,我们继续来连线吴院长。吴院长,您觉得这个越南的总理亲自来视察一个渔监船的交付使用,是不是有点太小题大作了?

吴士存:

大家都看到了6月4日,越南总理阮晋勇视察光临了一艘造船厂,并且登上一艘海监船,号称是越南最大的渔监船,2100吨,航速达到21节。我想无非有这么几个意图。

一个是向国际社会传递一个信号,这就是越南似乎有能力、也有决心、也有手段和中国在西沙对抗到底。第二,我想鼓舞士气的需要。因为在长达一个月的对峙,它的渔船、其他公务船、甚至海警船、甚至海军,它的士兵船员可能精疲力尽了,因为在远的160海里的地方,在我们的家门口进行长时间的骚扰一个月,这个士气需要鼓励。

第三,我想它需要对美国和日本做出积极的回应,因为奥巴马总统上个月底在西点军校发表演讲,指责中国在南海所谓的单边挑衅。那么在香格里拉前不久举行的日本首相安倍,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也指责中国在南海所谓的挑衅行为,最近的七国领导人峰会也提出了东海和南海的问题,那么我想越南投桃报李,它需要对美日的支持,道义上和物质上进行回报,我想无非是这三个意图。

主持人:

那我们中方的装备需不需要升级?

吴士存:

我想我们有决心也有能力,来捍卫、保卫我们在西沙的正常油气开发活动,我想我们的海警力量对付越南绰绰有余。它造船也不是一天能造出来的,这条船刚刚投入使用的,也是几年才投入使用的,所以这点我们不用担心。

主持人:

没错。您明确的态度,我们也吃了定心丸了。但是,虽然我们看到越南的冲撞的频率在升级,这个我们的态度非常的明确,但是菲律宾方面的不断的挑事,我们又该怎么样面对呢?而且我们看到菲律宾方面,不但不断的向国际的仲裁庭来提起诉状,而且还希望越方一块跟他们诉讼,那么两个国家在未来会不会联手在一块呢,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我们接着往下看。

解说:

中国南海,越南在忙着造船冲撞,而菲律宾则滥用国际法屡次向国际仲裁法庭上诉。今年3月的最后两天,菲律宾突然上演了从仁爱礁作秀到仲裁庭诉冤的新一轮闹剧。3月30日,菲律宾外长罗萨里奥发表声明称,菲方已就中菲南海争端,向国际仲裁法庭提交诉状,在这份长达4000页的诉状中,菲律宾指控中国在南海的九段线违反海洋法公约。而在这场闹剧上演的第二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便在例行记者会上重申,中方不接受、不参与该仲裁。

洪磊:

菲律宾方面,推进国际仲裁的实质,就是要掩盖其非法侵占中国领土的图谋,和在南海挑事的企图,是滥用国际法律手段的政治挑衅。这也再次表明,中菲之间的争端是领土争端,不适用于国际海洋法公约,我们绝不允许菲律宾非法侵占中国的仁爱礁,也绝不允许菲律宾破坏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也绝不允许菲律宾方面在仁爱礁修建设施,菲律宾方面必将为它的挑衅行动承担后果。

解说:

中国不接受、不参与菲方的上诉闹剧是有充分理由的。中菲都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签约国。而根据一国际公约第298条规定,允许缔约国向联合国秘书长提交排除性声明,对特定领域的争端,不接受国际司法机构管辖,而中国早在2006年就已作出过上述排除性声明。不仅如此,中国与包括菲律宾在内的东盟十国,早在2002年签署南海各方行为宣言时,就曾明确指出,凡是涉及南海有关争议,必须由主权国家直接通过友好协商和谈判的方式解决。因此,即使国际仲裁法庭最终做出仲裁,这一结果在法律上也不具有约束力和强制力。

张海文 国家海洋局海洋战略研究所研究员:

你不能因为你是小国,我大国就得让着你。我当然也不能因为我是大国,我就去欺负你。所以说你去告那你的权利,我不去应诉也是我的权利。

解说:

而实际上,这已经不是菲律宾头一回上演上诉闹剧了。2012年,中菲出现黄岩岛争端时,菲律宾也声称,准备把黄岩岛主权归属问题,提交国际仲裁法庭,那一次中国外交部也同样言明了立场。

刘为民 外交部发言人:

如果一个国家可以讲别的国家的领土随意的提交国际仲裁,那么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解说:

刘为民当时还表示,菲律宾曾明确称黄岩岛不再菲领土范围内,后来又出尔反尔,对中国黄岩岛提出非法的领土要求,违反了有关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奉劝菲方,不要再采取使事态扩大化、复杂化的行动。

主持人:

菲方说是中方违反了国际法,而我们说是他们,那到底是谁违反了国际法呢,我们要再次连线吴院长,吴院长这个问题您能够简单的告诉我们吗?

吴士存:

那显然是菲律宾违反了国际法了,因为它去年1月22日提交的单方面的强制仲裁程序之后,我们中国政府很快做出了不接受、不参与的立场。因为按照公约的附进去的强制仲裁审讯必须符合几个条件。第一,必须是有关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解释和适用问题,那么中菲之间的问题是,菲律宾非法侵占了中国在南沙群岛的八个岛礁,而不是海洋法公约的解释和适用问题。第二,双方之间的协议,没有排除其他解决机制,那么显然中菲之间,包括菲律宾在内的东盟十国2002年我们签署了一个DOC,第四条就规定,南海争议必须由争端国直接通过双边谈判的方式来解决。第三,2006年,中国根据海洋法公约赋予的权力298条,那么有关岛礁主权争议,专属经济区划分,专属经济区的经济活动,不接受公约下的强制仲裁程序,显然菲律宾违反中国的意志,强制提交仲裁程序,那么显然是对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争端解决机制的滥用。

主持人:

本来是双边的事,就不要放在国际这个大桌子上去讨论了。

吴士存:

违反自己的承诺和海洋法公约,中国赋予的权利等等。

主持人:

您曾说到,现在其实越方和菲方还并没有形成真正的联盟,他们只是有动意。那我能问一个假设问题吗,假设他们真的能够联手了,那中方应该怎么办?

吴士存:

我想应该从媒体上我们也看到了,越南总理前不久访问了菲律宾,也磋商了是否参与菲律宾仲裁案的第三方介入,或者越南单方面提交强制仲裁程序。我想越南有这个想法,但是它要走到这一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因为菲律宾它今年3月30日提交的正式起诉书号称长达4000页,越南它要做准备,除非有美国这样的大牌律师事务所在背后支持,那也需要时间。那么退一步讲,如果它启动了强制仲裁程序,中国的政府的立场显然也是不接受、不参与,退一步讲,如果说仲裁庭组成了,我想这个仲裁庭也不会做出有利越南的裁决,因为中国对于西沙群岛的主权无可争议,有充分的历史和法律依据。

主持人:

谢谢您的表述,非常的清楚,谢谢吴院长。做人,凡事都得留有余地。而这个“余地”不仅仅是态度,还得是行动,所有打着不可告人目的的算盘,都是错的。

好了,感谢收看今天的《新闻1+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