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计署:96家行业协会违规收入近30亿

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24日向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九次会议作的审计报告,这两天陆续披露。昨日,新华社援引审计报告报道,因违规提供医生通讯录、为企业提供“荣誉”、明码标价卖奖牌等,多家行业协会被“点名”。

审计报告披露,一些行业协会成了“收钱协会”,至2013年底,96家行业协会违规收入达到了近30亿元。

“赚”了多少?

违规收入至去年底达29.75亿

审计报告指出,一些中央部门主管的社会组织和所属单位依托行政资源不当牟利。

至2013年底,国家卫计委、国土资源部、住建部等13个部门主管的96家行业协会——35家社会组织和61家所属事业单位,利用其所属中央部门的影响,采取违规收费、未经批准开展评比达标、有偿提供信息等方式取得收入共计29.75亿元,部分单位违规发放津补贴1.49亿元。

为了“敛财”,被点名的行业协会违规行为名目繁多,对企业的需求可谓“对症下药”,或出卖自己掌握的信息、或为企业提供“荣誉”、或明码标价卖奖牌。

此外,一些行业协会为了钱甚至成为企业“绊脚石”。审计报告披露,今年,湖南一格行业协会被曝出台公告规定:未花钱取得协会确认证书的企业,不能在当地承接相关业务。

如何“敛财”?

多采用四种“手法”收钱牟利

据介绍,这并非行业协会的问题第一次被曝光。通过近年来的审计报告及各种监管部门调查,它们的“敛财手法”渐渐浮出水面——“手法”一是“公为私用”。2012年审计报告中指出,2010年和2011年,中国民营科技实业家协会多收取理事单位会费200万元,用于支付常务理事单位休闲度假等与协会无关的开支。“手法”二是“伸手要钱”。据披露,高新区协会违规将81个地方高新产业开发区管委会吸收为单位会员,2010年至2011年收取会费94.2万元。“手法”三是为企业“代言”。2013年,上海黄金饰品行业协会通过行业文件,约定黄、铂金饰品零售价,最终被国家发改委处以50万元罚款。“手法”四是为自己“谋利”。2008年至2011年,公安部所属中国消防协会在未取得资质的情况下发行考试教材等,取得收入825.32万元。

怎样治理?

协会“去行政化”迫在眉睫

民政部民间组织管理局副局长廖鸿表示,为推动行业协会“去行政化”,民政部今年启动了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试点,争取到2015年底前全面实现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可从财政支持规范化、人员安排区分开、职权明确上着手,让行业协会和行政机关彻底切割。”上海同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刘春彦建议,“从组织角度出发,所有行业协会到民政部门注册或备案,和原来依附的组织完全脱钩;从财产角度出发,一些行业协会有大量国有资本,应由监管部门监管过来;从人员角度出发,要避免政府机构的人退休后进入行业协会。”

■新华社、《法制晚报》

被点名行业协会及违规行为(部分)

中华医学会(出卖信息)

在2012年至2013年召开的160个学术会议中,用广告展位、医生通讯录和注册信息等作为回报,以20万元~100万元价格公开标注不同等级的赞助商资格,收取医药企业赞助8.2亿元

卫生部医院管理研究所(出卖信息)

将受国家卫计委委托收集的医院用药数据,出售给医药市场调研公司,2011年至2013年违规取得收入3527.1万元

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提供“荣誉”)

2013年在受住房城乡建设部委托进行绿色建筑标识评价过程中,未经批准违规收取参评单位评审费1418.55万元

中华医院管理学会(售卖奖牌)

曾被曝光举行评奖活动,颁发奖项都明码标价,交纳一定金额就能评选上“十佳百姓满意放心奖”

(96家行业协会“敛财”近30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