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早点: 媒体问徐才厚“违法所得”去向

大家早上好,来看看昨夜今晨有啥值得关注的新闻:

媒体:徐才厚违法所得适用新刑诉法特别程序

徐才厚在正式起诉之前病亡,其涉案财产的处置正好适用“特别程序”,也就是“违法所得特别没收程序”,它不以宣告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罪为前提,如能证明某物属犯罪收益,该物与其持有人的法律关系即被切断,应对其实施强制没收,也就是未经定罪没收相关犯罪所得。详细

盘点被降级省部级官员:江西政协副主席连降四级

2014年频频出现的“断崖式降级”,让违纪官员饱尝“坐过山车”的滋味,从出门前呼后拥、专车接送的省级、厅级“一降到底”成为“坐冷板凳”的科员。遭遇级别“跳水”的,有江西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智勇,从副省级连降七级到科员;云南省委原常委、昆明市委原书记张田欣,连降四级任“副处级非领导”职务等等。详细

聂树斌案卷至少8处签名造假 涉本人和父母签字

17日,备受关注的“聂树斌案”有了新进展。该案申诉代理律师李树亭、陈光武进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始阅卷,并被允许拍摄和复印“聂树斌案”及与该案有关的全部原始案卷材料17本。据聂树斌代理律师透露,经字迹核对,聂案卷宗中至少8处当事人签名涉嫌造假,包括聂树斌本人及其父母的签字。详细

昔日村官因贩毒风险高转行卖枪支 枪未造好已被抓

近日,浙江龙泉警方成功摧毁一个本地吸贩毒团伙,现场抓获吸贩毒嫌疑人14名。这个吸贩毒团伙“头目”吴某某是当地有名的毒枭,不仅贩毒,还租了一间地下车库制造枪支,想转行贩卖枪支,结果第一把枪还没制造成功,就被龙泉警方抓获。据悉,吴某2008年曾当上安仁镇安民村村主任,每天和三教九流的人打交道,从此踏上了赌博的歧途。详细

广东1名副局长被妻女举报:经常家暴在外有小三

在别人眼里,她是让人羡慕的“官太太”;在家里,她说是丈夫的“高级工人”。自称结婚26年来长期遭受丈夫辱骂和拳打脚踢,且丈夫在外还与别的女人鬼混。“原本以为女儿结婚后两人紧张关系会缓解,没想到女儿结婚一个月后,我再一次遭到他的暴打……”广东中山的杨女士举报其任职中山市南区某局副局长的丈夫欧先生。欧先生回应称,只想通过法律途径解决,不想多回应。对于杨女士反映的问题,纪检部门称已介入调查,如若属实会依党纪处理。详细


每个落马者都曾“过关斩将”

这些老同事,都曾经是过五关斩六将脱颖而出的为人民服务的好手。可惜,“煤老板的疯狂,利益的诱惑,险恶的环境”,让这些人最终败走麦城。这种惋惜之情,很有人情味,比单纯的嘲讽这些贪官“立场不坚定”,更为真实。


普京消失,世界忙“寻亲”

在目前俄罗斯面对西方制裁、经济遭受巨大考验的时刻,普京确实不能倒下,即使是普京休息了这么几天,俄总统府都一直在忙不迭地打掩护,却找不出一个像样的理由。我们是不是应该对普京说一句:兄弟慢慢来,越老越要补啊!


“开裆裤官员”

他改年龄不是为了提拔或多当几年官,而是为了找个年轻的老婆。那个与他骑马戴红花的女人归西后,他看了几个女人都嫌他年龄大了,于是他利用手中的权力把档案上的年龄改了,顺利地找上了一位年轻的女人做老婆。


“下狗屎也要做操”很丑恶

广西玉林容县容州镇第一中学让数百学生冒雨做操表演,现场领导则打着伞观看。一名学生向记者透露,学校一周前就通知称,玉林市会有很多大领导来视察。“那天下午领导来了,学校说,就算下狗屎也要做操,更别说下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